老钱 发表于 2012-3-12 18:53:46

波普和达姆娆

露琪雅•波普对熟悉声乐艺术的人来说,是个无法遗忘的名字,但对年轻一代的人来说,或许她又是一个已显得有些陌生的名字。也难怪,就在她声誉如日中天的时候,于1993年11月16日因脑癌病逝于慕尼黑,年仅54岁。

其实我真正听到她歌声的时间也不算太久,还是几年前得到了她在EMI公司出版的双张的《露琪雅•波普最佳录音》中,里面收录了波普演唱的斯美塔那、德沃夏克、理查•施特劳斯、莫扎特等人的声乐作品,让我蓦然间有一种惊艳之感,尤其是她俏丽甜美的容貌和甘美华丽的嗓音让我入迷,露琪雅•波普大概属于那种要么不让人知道,一旦让人一睹芳容,听到她如丝绸般,绕梁三日的甜美音色便会永世不忘的名伶。我想,如果不是她的英年早逝,她完全有可能成为现今头牌花腔女高音。

很奇怪的是,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,我在一家音乐行为电台制作古典音乐节目,可以说听过的CD无数,但居然没有发现波普的唱片。是我无意间疏忽了,还是当时我们这里根本没有她的唱片。好像是,又好像不是。90年代是“发烧热”的黄金年代,大量的西方音乐CD层出不穷的涌进大陆市场,且我的工作又是和唱片打交道,居然没有发现她,也许是天意吧!或许正应验了一句诗“养在深闺无人识”,机缘未到,波普也是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,而有意思的是同样是艳丽的花腔女高音,年龄比她还小的格鲁贝洛瓦,我在80年代初便听过她的歌声,且为之叹服。

不过波普的唱片在这里不多也是事实,除了我手上的这套唱片,和一张斯美塔那的歌剧《被出卖的新嫁娘》的DVD之外,至今我还没有在市场上看到她更多的唱片。这又好像老天故意和你作对一样,一个你非常喜欢的人,却是走遍天涯也难觅她的芳踪。好在现在的网络发达,通过搜索,我又找到她不少唱段,音质虽然不太尽如人意,但也聊胜于无。

露琪雅•波普和格鲁贝洛瓦一样,都出生在斯洛伐克。但有意思的是她起步的时候唱的是女中音,及后根据嗓音的特点改为花腔,也唱过抒情女高音。但从她的音色来看,唱花腔似乎更适合她的嗓音特点。她是属于那种音色俏丽的抒情花腔,音量不大,但音质婉转俏丽,具有沁人心脾的,轻盈曼妙的音色,如夏日的微风拂面。或许,我们可以从另一个方面去感受露琪雅•波普的魅力,如果说卡拉斯代表的是人类情感上的奔放,激情,像醇醪般令人心潮澎湃的话。那么,波普就是一只可人的小猫,她带给你的是庭院的风铃,是清晨晶莹的露珠,是邻家女孩天真的笑声,是一种人间宁静,甘醇的美。

露琪雅•波普的演唱可以用天籁、用夜莺般的、银铃般的、珠走玉盘、绕梁三日等等任何溢美的词汇去形容她也丝毫不为过,因为她的确容得下别人的赞美。露琪雅•波普的声音有一种没有杂质的纯净,其甘美令人神往。她演唱的德沃夏克的《水仙女》,有一种非凡的纯洁,清澈,让人体验到少女纯美,不经世俗熏染的芳香。她的《被出卖的新嫁娘》热情而感人,又毫不做作。她唱理查•施特劳斯《最后四首歌》的时候,虽然没有厚重肃杀的表现力,但所表现出的那种温柔的感染力,同样令人深受感动。而在唱约翰•施特劳斯的《春之声》的时候,那种酣畅,华丽,圆润通透的音色,使得现在走红的法国名伶娜达莉•德赛与之相比,竟然暗淡无光。让人感叹同样是歌剧名伶,其实相差的甚远。从中也可以发现,现在的歌唱家滑坡的厉害。

露琪雅•波普从任何方面看,都是一个令人心仪,温暖的歌唱家,她不是以伟大而感人,而是以美好而动人。她的歌声有着人类纯真美好的情感,可惜上苍妒才,和男高音翁德里希一样,她们都有一副美丽动人的嗓音,却都不幸英年早逝,给喜欢她们歌声的人留下深深的遗憾。

就像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样,任何年代都不会缺少优秀的艺人,何况美艳又是他们出名的必要砝码,在90年代是罗马尼亚的安吉拉•乔治乌,20世纪初是俄罗斯美艳如花的安娜•涅特列布科,现在则是德国的达姆娆。

达姆娆是新进走红的花腔女高音,有人觉得她是露琪雅•波普的继承人,但我总觉得她们似乎并不应该相提并论。诚然,达姆娆在当今声乐界堪称顶尖。在声音上,她比波普更为厚重,音域也比波普宽广,且更具爆发力,和波普比较唯美的演唱风格比起来,达姆娆属于非常富有激情的演唱家,热情奔放,属于戏剧花腔。当然,达姆娆肥硕的形体,也更具备充沛的肺活量,这是这类女高音得天独厚的地方。在演唱风格上,达姆娆奔放的激情常使我觉得有些粗重,有失之细腻之感。

达姆娆生于1971年,和安娜•涅特列布科同年生,但声望却来得比她晚。2001达姆娆在英国科文花园演出了莫札特的《魔笛》中的夜后,始开始一鸣惊人。现在正是炙手可热的时候,声誉直逼安娜•涅特列布科。而她的“夜后”也是她最受欢迎的角色,技巧完美,声音挺拔,激情奔放,的确让人欲罢不能。我听过她几张CD,《莫扎特歌剧,音乐会咏叹调》、《萨列里歌剧选段》、《百变达姆娆》等。在我看来,达姆娆有着极佳的天赋,但似乎还没有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,有时甚至给我感觉有些毛糙,处理上似乎不太考究,尤其在乐句的过渡上,富于夸张的对比,有时令人有突兀之感。当然,这并非苛刻,就像当年红极一时的安吉拉•乔治乌一样,也并非好到令人叫绝。

达姆娆无疑是现在最具代表性的花腔女高音,她的潜质还未完全挖掘出来,何况刚到不惑之年,正是一个声乐家大展宏图的时光,假以时日,达姆娆的前途不可限量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露琪雅·波普演唱约翰·施特劳斯《春之声》http://www.tudou.com/programs/view/i3DUAuojyAE
达姆娆演唱莫扎特歌剧《魔笛》夜后的咏叹调-——复仇烈火http://www.tudou.com/programs/view/uqJbj_VDhhk/

未敏 发表于 2012-3-13 13:46:23

老钱在 2012-3-12 06:53 PM 发表:

露琪雅•波普对熟悉声乐艺术的人来说,是个无法遗忘的名字,但对年轻一代的人来说,或许她又是一个已显得有些陌生的名字。也难怪,就在她声誉如日中天的时候,于1993年11月16日因脑癌病逝于慕尼黑,年仅54岁 ...

是得多听听,有比较才能鉴别。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波普和达姆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