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草 发表于 2008-10-26 22:01:53

(演奏会日志)半度雨棚112期现场演奏会-刘天华作品专场

2008-10-26

刘天华,一代国乐宗师,是近现代二胡演奏学派的奠基人,他创作的十首二胡曲发展提升了二胡的表演艺术,从而奠定了二胡的演奏地位。37岁英年早逝。

也不知二胡太难拉好,还是本身乐器限制,我一直培养不起对它的整体兴趣,喜欢的就只有三首:江河水、良宵、二泉映月。更多时候我都提心吊胆地听,唯恐演奏家长弓没拉匀、没拉平,或高音处声音颤巍、破音。而且听二胡总高兴不起来,《良宵》据说是某年除夕,刘天华的几个学生到他家过年,那晚他心情特别好,加上受到除夕欢乐气氛的感染,即兴拉弦作曲,一气呵成。此曲有的介绍上是这么说的:表达了作者怡然自得,轻松愉快的心情。可是我每每听到这首曲子都悲从中来,特想哭一场。难道是乐极生悲或叹息人间好景不长?

上月,被日本乐迷称为姚SUN的姚新峰给我电话,说最近练琴十分频繁,演奏激情四射,感觉十分好,主动要求开一场刘天华作品音乐会。
这倒是很难得,现在越来越难请到我们半度室内乐团的成员们了,他们越来越忙,对自己的标准又越来越高,加上老刘坐镇在那,不是准备得很充分他们不会来雨棚,除非是半度庆典性活动他们来捧场。
我准备认认真真地听一次刘天华作品专场。晓风答应演奏刘天华的其中2首琵琶曲《歌舞引》和《虚籁》。

昨天上午,据悉姚SUN因为把老琴拿去修了之后声音很不理想、一下子找不到感觉以至于急火攻心头痛欲裂。我预感不妙。
晚上,姚SUN演奏时二胡真的出现了很多杂音,其实我们听来并不很严重,但是演奏家本人情绪很受影响,一整晚不在状态,临结束时换了刚买的新琴,声音是纯多了,但状态还来不及恢复。倒是晓风本来由于一心准备考研以便奔赴首都发展,劳累过度发着低烧,却把《虚籁》弹得非常棒,我还以为是另外一个版本,比以前丰富多了,很是精彩。

真象老刘所说,演奏家的状态实在太不可预料了,本人都无法控制。现场演奏的魅力也在于此,即使每次听同样的演奏家演奏同样的曲目,效果都千差万别,我们雨棚常来的听众慢慢都成了民乐鉴别专家。
不过,我想初次来雨棚的听众可能一时不能习惯,演奏家们的演奏被老刘按照处于顶端的艺术标准评判后,容易被他们误解为失败的演奏。曾经有外国听众来听一场中阮演奏会,弹老刘的《云南回忆》时,被演奏家高超的炫技震倒,但听翻译告诉他老刘点评演奏家速度过快了时,他非常义愤填膺,认为这么好这么辛苦的演奏竟然换来这样的评价。

这也许是半度雨棚现场演奏会的特色。在一切以物质为衡量标准也即是没有标准没有底线的社会环境下,建立标准需要强烈的责任心,也需要理解。

小涵 发表于 2008-10-27 11:21:53

希望有机会也能现场欣赏两位轻年演奏家的演绎:qipan: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(演奏会日志)半度雨棚112期现场演奏会-刘天华作品专场